大事

更新时间:2020-08-28 11:05:15 来源: 作者:老城 浏览1次 文字大小:

“二哥,你再想想法呗。”满脸愁容的柳扎根,一边给堂哥二宝递上一烟,一边说:“丹丹虚岁都24了,不能再等了,今年春节前必须把亲定了,和他一般大的孩子都有媳妇了,有的都当爸爸了,和我一样大的金囤都当爷爷了。”

男孩儿24岁,在当地可是大龄青年了。丹丹找不着对象,不是他长得丑,也不是他长得矮,主要是因为家里穷。哎呀,这些年婚姻在不停地涨价,女方对彩礼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前几年是2.18万,意思是“两家一起发”;现在,彩礼是拿着秤来称的,一般是百元大钞3斤3两,起来有15万多;也有讲究“万紫千红一片绿”的,即1万张5元钞票,1000张百元大钞,50元钞票随便给,彩礼15万元起价;更高的还要“一动不动”,就是必须一辆轿车和县城的一套楼房。乡亲们真把儿女们的婚姻大事变成了家庭中的头等大事、难事。

不知咋回事,这些年,农村订婚感到特难,乡亲们给男孩子订婚就像抢婚一样,从孩子十七、八,十八、九岁就开始了,如果超过二十就难找了,好像是光棍汉了,一家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,时时都离不开这一件事确实,找不着对象,别说孩子自己了,就连当父母的在街上行走都感到抬不起头来。

说起来,在农村女孩子吃香,也不因为别的,主要是女孩子少,物以稀为贵嘛。一是农村传宗接代思想强,那些年计划生育政策严,一般家庭生了男孩后,可以不生,但生了女孩后,还要想方设法再生男孩,二是有的女孩们在外打工找着了意中人,就不回来了,资源流失,使本来“僧多粥少”不平衡的男女比例更加失衡。柳扎根的大女儿君君就是这种类型,在广州打工没回来。唉,也都怪自己没本事,扎根两口子都是典型的农村人,除了庄稼活,一点儿其他技术都没有,两边的父母身体又都不好,丹丹的爷爷瘫痪在床上已有10多年了,需要长年吃药,丹丹的姥姥今年胃部做了手术,又花了四、五万。两口子也无法出去打工,只能农闲时节到小建筑工地做下工,主家中午管一顿饭,扎根要吃4个馒头,喝3碗白菜萝卜猪肉汤,但挣钱极少,就是仨瓜俩枣的事儿。因为丹丹的事,扎根明显感到这两年妻子的头上新增加了不少白发,脸色也没有原来红润了,年轻时经常的哈哈大笑,也变成了唉声叹气。

18岁始,丹丹也出去打工了,在市里的一家酒店。每次他回家,扎根都托人给他介绍对象,但他自己倒是不急:“你们慌什么啊,人家城里人20岁还在上学,到快30岁才结婚呢。”

“你光跟人家比啊,你是城里人?人家有知识,有工作,你有吗?”好说歹说也去见了两个女孩,对丹丹都没什么意见,但说到彩礼时,又断了,嫌钱少。因为这,堂哥二宝对扎根进行了猛骂“作为父母,谁不想让女儿嫁得风风光光?如果钱比周围的人少,人家岂不是将闺女便宜送给恁了,旁人要说闲话,岂不是感到很没面子? 快点儿吧,再晚两年,你就是掏钱请人说媒,想找个女娃订亲都难。”

今年总算把钱凑得差不多了,虽然还差些,到时候找亲戚邻居再借一下,否则,儿子非成光棍汉不可,时间可耽搁不起了。这不,扎根这几天一直缠着二哥抓紧找个女孩。

“嗯…,小岗村倒有一个,但不知人家的条件又变了没有。”二宝掰着指头算着他掌握的女孩子信息:“如果行,这回,人家要多少钱,你们都得答应啊!”

“好、好…,一定答应、答应。”扎根不住地点头“哥,您多操心,我走了。”

叮铃铃…从堂哥家出来,扎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

“爸爸,”是儿子丹丹:“我交了个女朋友,明天下午和我一块儿回去,你和妈妈把咱家好好拾掇、拾掇,打扫、打扫,给她留下好印象,别让她……”

什么?挂断电话,柳扎根怔在哪儿足足有十来分钟,难道这几年一直挂在心上、装在脑子里的儿子婚姻问题不知不觉地一下子解决了?不用再求爷爷、拜奶奶的托人介绍了,大事变小事了、难事变易事了?

不行,必须赶紧回家,让他妈再打电话证实一下。

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    文章评论

    评论

    官场微小说:《赵局长的酒》
    赵局长的酒●潘国武苏老板往我车厢里塞了一瓶酒,叫帮送给赵局长。也就是说,从这一刻起,赵局长是这瓶..